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人文集 > 傅怀珠个人文集 > 潞安鼓书
 
攻关记
 
 
2013-11-01 10:08:06  来源: 傅怀珠
 
 说了个年轻媳妇叫于春莲,
 她和俺厂潘树贤,那关系好得不一般!
 你要问他俩为啥特别好?
 (白)不希罕;是两口子!嗳——
 小俩口儿结婚都好几年了。
 
 俺这里四句话引出书一段,
 说潘树贤在媳妇儿支持下,
 刻苦攻关搞科研;
 来龙去脉要交待清,
 咱还得往事重提两年前哩!
 那时候,“四人帮”搅得俺厂特别乱,
 厂里边那根大烟囱,
 它是三天两头不冒烟;
 老书记打成了“走资派”,
 党委会诬蔑为“还乡团”;
 车间里,机床上贴的尽是大字报,
 连科研小组也改名号了,
 叫“资本主义试验田”!
 ——(白)你瞧这乱劲儿!
 那些日子,是谁当好人谁受气;
 谁昧良心谁升官!
 大帽子,是照着名单往下发——
 (白)今天整你,明天整他……
 得!——很快就轮到了潘树贤!
 潘树贤,他一个普通电工能有啥错?
 就因为,他和几个同志搞科研。
 他们搞得是“小型自动控制器”,
 是电子工业新课题,那意义重大不一般!
 几个月,他们排除干扰拼命干,
 设计上,很快就突破了几道关。
 这一天,同志们干得正入迷,
 有个人,来到了科研小组门外边。
 这可是一位大红人,
 地位特殊不一般!
 你看他:脖子歪,脑袋尖,
 黄皮小脸儿四指宽;
 论人才,方圆百里不多见,
 瞧!大门牙还撇在了嘴外边……
 “潘树贤!
 你小小电工好大胆,
 敢不识时务搞科研!
 什么‘自动控制器’——
 这玩意儿别说你根本搞不成,
 就是搞成了,
 也是为那个走资派涂脂抹粉长价钱!
 我宣布:你们的工作要下马,
 科研组,现在就给我把门关!”
 潘树贤一听心震怒,
 叉着腰走到他跟前:
 “这项目是党委研究老书记亲自抓的点,
 你凭什么勒令下马把门关?”
 “呵——好小子!
 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
 现在还往外搬靠山!
 告诉你!那个老走资派,
 他逃避运动住了医院,
 这个厂,如今该着我掌权!
 哼!走着瞧!”
 这家伙恼羞成怒红了眼,
 想办法整治潘树贤;
 他罗织罪名打报告,
 把这个优秀工人开除出厂撵回了家里边!
 那一天,潘树贤离厂回家刚进院,
 吓坏了媳妇于春莲:
 “你到底犯了啥错误?
 你到底闯下啥祸端?”
 潘树贤,满怀义忿说一遍,
 于春莲,她气色冷静又庄严:
 “树贤!无线电技术俺不懂,
 俺只问你,你是为谁搞科研?”
 树贤说:“毛主席教咱实现四个现代化,
 周总理生前为之操劳多少年,
 革命者,谁不希望祖国富强力量大?
 我潘树贤,是为了人民搞科研!”
 “好!”春莲向前走一步,
 双手拉住潘树贤:
 “树贤!认准的道儿要一直走,
 岂能让一条阴沟把路拦?
 你搞科研我支持,
 俺情愿陪你闯难关!”
 说话间打开箱上一把锁,
 拿出了一张存款单:
 “这是你几年来给我的零花钱,
 俺没买吃,没买穿,
 全部存在信用社,到如今攒下一百三;
 原打算买上一台缝纫机,
 给!用它暂时作底垫,小东小西儿买齐全;
 圈里边还有两头猪,
 养成后又是百十元。
 那些人不让你在厂里搞,
 来——腾腾这间小东屋,
 咱就在家里搞科研!
 从今后,家务事不用你来管,
 俺上工,俺做饭,
 俺碾米,俺磨面,
 推土、垫圈、喂猪、扫院,千事万事俺全承担,
 你只管专心至志去攻关!”
 从此后,小东屋摆下了龙门阵,
 潘树贤,日夜奋战不歇闲,
 老书记从医院捎来一封信,
 鼓励他坚持到明天;
 厂里边,小组的同志偷偷来参战,
 电业局,借给他万能电表焊接钳……
 日月穿梭光阴快,
 一转眼,时间过去四十天。
 这一天,又遇上了一个新问题:
 要一个微型电动机,想买它还得去太原。
 潘树贤为此正着急,
 一转眼,看见了,自己的儿子小元元。
 前几天,舅舅从部队来探亲,
 给元元捎来个小汽车,小家伙一看笑开颜!
 这时候,小元元玩得正起劲儿,
 “到北京去见没主席喽!嘀嘀!——日——”
 小汽车在院子里,呼儿啊呼儿地跑得欢!
 潘树贤心里猛一动,有门儿!
 跑出门来叫元元——
“元元!”“哎!”“来!”“干啥?”“爸爸看看你的小车!”“好的!可是你不能给我弄坏!”“不准弄坏?”“就是!这几天,你是什么都弄坏!”“什么都弄坏?”“还不承认!收音机,你拆散,电表卸成一摊摊,俺好好一个塑料碗,你都铰成碎片片!……”
 小元元唠唠叨叨正没完,
 潘树贤,早就拿着汽车跑回了屋里边;
 三下两下就卸开了……好!
 那种微型电动机,果然就在里边安!
 这一下他可真高兴了:
 “春莲!微型电机找到了,
 在小元元的车里边;
 再买来8节二号电,
 咱们又攻下一道关!”
  这时候,小元元哭着跑进屋:
“妈妈!爸爸弄坏了我的小汽车!您看,您看!呜!……”
 呦!这孩子哭得真可怜!
 春莲赶紧把孩子哄:
 “乖狗狗你别哭了,
 妈妈给你造饼干!……”
 潘树贤返回小东屋,
 划了根火柴抽支烟;
 一支烟好没抽到底,
 “爸爸!您看——”
 呦!门外边,站着那,欢欢喜喜的小元元。
 “元元!你手里拿的是啥东西?”
 元元说:“是窝窝头;
 妈妈用刀切得好,
 您看!四四方方象饼干!”
 “乖儿子!你不哭了?”
 “不哭了!妈妈说,
 元元是毛主席和周总理的好娃娃,
 要支持爸爸搞科研!”
 “噢!——”
 潘树贤,这铁打的汉子从来不兴把泪掉,
 这一回,他止不住一阵儿鼻子酸;
 他把元元抱起来,
 亲呀亲的亲了半天!
 他放下孩子把烟头扔,
 又很快返回小东屋,
 继续趴在了桌子前……
 同志们!搞科研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潘树贤,在家里,一直干了九十天;
 九十天,他战胜困难一重重,
 终于攻下了这道关!
 “四人帮”罪有应得走进了历史的垃圾堆;
 那个歪脖子,
 嘿,住进里面一个学习班!
 老书记重返岗位办的头件事,
 就是车接潘树贤!
 到现在,他的成果已鉴定,
 全国科学大会他当代表,
 在北京住了好几天……
 看今朝,他迈步攀登新高峰;
 于春莲,这个普通妇女的故事也到处传!
  
    写于1978年8月18日,发表于晋东南地区《群众演唱》1978年第三期。
(来源:betway体育下载新闻网
 
 
 
分享到:
 
      上一篇:歌赋环保八段锦
      下一篇:茶叶情
 
 
 
新闻中心:
 
 
 
 
山西· betway体育下载区融媒体中心主办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2008552号 山西中联科创科技有限公司 支持
CopyRight 2013 betway体育下载区全媒体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