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史博览
 
神殿里的耀眼明珠
 
 
2020-08-14 10:34:05  来源:长治魅力文化丛书 
 

    1.jpg 

    神话是连接天堂与人间的一根金丝造人线。
    这天堂我们可以想象,但不可见,那就是神境。
    神话是我们对神的一种想象,也可以看做是对神的一种描述,当然也可说是人对自身生活的一种超越。人做不到的事情就委托给神,同时把人想做到的事也交给神。神话是人最初用来表述和描述自身存在的语言形式。当然也包括了对人自身存在的思考,所以人的最初的情感表达和生存思考几乎都包括在神话里。除去渔猎等直接关乎人类生存的基本生产活动外,祭祀应该是人类最早的社会活动,那就是人类从认识到自己的存在起,就认识到了在自身之外还存在着一个更为巨大的力量,它与人类相对抗着,在它的面前人显得十分渺小和无助。人类一方面承认了它的存在,一方面又想在与它的对抗中取得胜利。事实上,原始的祭祀活动,首先是表现了对一种不可抗拒的自然力的恐惧,以及对自己生命死亡的恐惧,期望在神灵那里得到生命的延续和保佑。但当这种恐惧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类能够进一步思考自身存在的时候,它就开始发现人类自身的力量,并加以神化,成为自然力的一个强大对立面。这时候,神话就诞生了。
    世界神话是一个庞大的文化系统,各个民族依据各自所处的自然环境,以各自不同的想象力,创造了不同的神话体系。我们当然会首先想到希腊神话。它是希腊民族将世界理想化,把社会诗歌化,把人生艺术化的表现。在希腊神话里,我们可以看到壮美雄阔的战争场面,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性格各异的众神。在那些神里,有我们耳熟能详的众神之首宙斯、美女之神维纳斯、爱神丘比特、太阳神阿波罗、海神波塞冬、智慧女神雅典娜,还有盗火者普罗米修斯,如此等等。同时我们也还可以看到这些神们除了他们的神性之外,还有着人性,他们之间的争斗、杀戮,他们身上的恶行,例如它们之间的爱情都和乱伦、阴谋、过度的情欲有关,都可以在人身上找到。也就是说,他们在表现充分的神性的同时,也充分地表现着人性的一面。正由于它的复杂性,也由于它的人神难分,它奠定了日后希腊文明的基础,并和古希伯来文明一起成为西方文明的源泉。离开了希腊神话,当然谈不上希腊文明,那么整个西方文明便无从谈起。
    在世界神话体系里,还有古罗马神话,古埃及神话,古印度神话,北欧神话,当然还有着中国神话以及神话一样的玛雅古文明。据说现在我们所熟知的印度神话并不属于远古的印度土著,而是属于公元前2000年左右,从东欧与中亚迁徙过来的雅利安征服者所有。印度最初的神话著作名叫《吠陀经》,全部是祭祀用的圣歌和祷词。与它相关的注解文献有《梵书》、《森林书》、《奥义书》。吠陀神话中歌颂的主神是天帝因陀罗,以及水神伐楼那、死神阎摩、风神伐由等司掌自然的大神。到公元前六世纪,印度进入了列国时代(相当于中国的战国时代)。经济发展、战争频繁、思辨深邃,是这个时代的三大特征(中国的春秋战国时代亦是如此),而这个时代编定的神话典籍,其艺术和哲学价值也是最高的。其中最著名的要算《罗摩衍那》和《摩柯婆罗多》。我们所熟知的孙悟空,他的原形即是《罗摩衍那》中的神猴哈奴曼。古埃及的神文化属于多神信仰,他们所信的神多半都是以动物做为象征,例如国家的主神阿蒙,他的象征即是鹅和公羊。古埃及的神话就像是由狮身人面像所产生的司芬克斯之谜一样,充满着神秘感。北欧神话最早流传在芬兰、瑞典、挪威及冰岛一代,甚至在北美及格陵兰岛都有其踪迹,是日耳曼民族之一的斯堪的那维亚民族(维京人的祖先)所创,后来罗马帝国瓦解,此时那维亚人趁机向欧洲其它地方发展(侵略),“维京人”(Viking,就是居住在海湾、港湾之人的意思)这名词始于此时。这时北欧神话也逐渐趋于完备,而贯穿这一切的是凄惨无比的战斗世界观,与南方的希腊神话形成强烈的对比。永劫的战斗笼罩着全神话,北欧神话的世界因战斗而创造,亦因战斗而归于毁灭。任何民族的神话都有创世纪的传说,但北欧神话却尽力描述宇宙的毁灭,这是北方日耳曼神话与其它民族神话最不同的特色。
    在这样一个庞大复杂的神话体系中,各个民族创造了不同的神,给予了他们不同的神性、神格,使他们有一定的独立性。但人类究竟有着许许多多的相通之处,这也就使得人类在创造神话的时候,使自己心中的或是心造的神不可避免地有着或多或少的相同之处。因为他们承担的使命,他们所达到的目的,所造成的后果,对于人类来说大致相同,因而他们的命运也就差不到哪里去。不过,事情也有不同,不论是古希腊神话,还是古罗马、古埃及、古印度神话,里面都有着一个至高无上的神,他以自己独特的能量做为宇宙的主宰。例如,希腊神话中的宙斯、古埃及神话中国家主神和创世主神、古印度神话中的天帝因陀罗和创世神大梵天。这是人类从认识到自己存在以来就对自身源泉进行探寻的结果,其最终目的就是要知道人和整个世界到底是从哪里来。


中外神话之比较

  中国神话是可以和任何一个民族的神话相媲美的,中国神话所表现出来的想象力,神话形象的丰富性,都可以使中国神话在世界神话中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
    但如果详细地全面地加以考察的话,就可以发现中国神话的零碎和杂乱。它完全不像希腊神话那样系统和完整。在《山海经》里,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神话的大部分记载,但这些记载都是互不相干的一些片断性记载。而且就神话记载来说,《山海经》本身就已经是很晚的了。按理说,《山海经》应该是一部完整、系统的神话著作,也就是说,应该形成像希腊神话那样的神话体系的。但它不是,也没有形成。原本很丰富的中国神话在流传过程中一部分被历史化,一部分被仙化,更多是散失了。
    鲁迅先生在《中国小说史略》中,将中国神话只存零星片断的原因归结为:
    一、地域原因。中华民族祖先居住于黄河流域,以农耕为主,生活勤苦,所以重实际,轻幻想,不能把远古的传说集合起来加以溶铸。
    二、儒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一套实用主义的教训,使上古荒唐的神怪故事不为正统文人所传承。
    三、鬼神不分,使得原始的信仰保存经常更替,以致散失。
    近年来,有许多神话学者更深入全面地研究了这些问题,对中国神话的起源、发展以及为什么在记载上零乱杂碎得出更新的结论。例如神话学者刘城淮认为:“民族统一较晚,没有形成完整的神话系统。从原始社会到战国时期,中华民族的主体汉族,始终没有统一,部族林立,诸候分治,互相斗争,曾无已时。这样,不仅各部落的神话不能融合为一个完整的系统,而且失败部落原有的神话也受了胜利部落的排斥,日渐淹没。如殷族的帝俊,在卜辞里十分显赫,自周朝取代殷朝后,他便在典籍上消失了六、七百年,直至战国时期才又出现于《山海经》中,其神话的系统就损失殆尽了。这样长期的分散状态,导致神话缺少完整的系统,只能零散地存在着。中华民族的历史传说系统的完整性超过了希腊,神话系统的完整性却不如希腊。”
    基本上生活于内陆平原、丘陵地带的人长期统治着华夏,大大削弱了神话。一般而言,滨海之族比起内陆之族来,山岭之族比起平原、丘陵之族来,幻想更为发达,神话更为丰茂,因为汪洋大海与崇山峻岭较之于内陆与平原丘陵更难征服,更加神秘,更令上古人民敬畏。希腊神话的繁荣,便与希腊人沿地中海而居的境遇密切相关。我国的滨海之族(东夷)、山岭之族(南蛮、西戎),也有发达的幻想,丰茂的神话,有如盘古、女娲、羿与昆仑所展示的。但周人,由于基本上生活于内陆平原、丘陵地带(姜水至黄河中游),比较讲究现实,不很追求幻想世界;而他们又统治华夏七、八百年之久。他们自己创作神话较少,且多予以传说化———流传至今的著名神话只有“后稷始创农业”。他们又摈弃乃至摧折其它族的神话,殷族的神话就有相当部分被夷灭了,很多见于卜辞的神(诸如四方神,四方风神等)不再见于周的典籍。于是,当希腊神话在“荷马时代”臻于鼎盛时,汉族神话在周初已经衰落。不但如此,并且,有周一代,没有一个人像希腊的荷马与《神谱》的作者那样,对神话进行系统的、全面的整理、加工,使之愈益美盛;也极少有人广泛地录载神话,绝大多数文人听任神话遗失散落,毫不顾惜。周王与许多士大夫,还不断的将残留地神话历史化、政治化、伦理化。如“上帝”化成了政治性、伦理性的“天”。神农、炎帝、黄帝、羿、共工等神化人物成了“历史”人物。由此,神话蒙受了难以估量的损失。
    封建制度较早地替代了奴隶制度,给神话带来了厄运。奴隶制的希腊于公元前四世纪为马其顿所吞没,后来罗马继起,直至公元四、五世纪奴隶制才让位于封建制。印度的奴隶社会,也是到公元五世纪才寿终正寝的。而汉族的奴隶社会早在公元前四、五世纪就被封建社会取代了。先进的生产力的发展必然带来对鬼神的怀疑,子产就有“天道远,人道迩”之论,而孔子也说“敬鬼神而远之”(鲁迅先生说孔夫子生在鬼神横行的年代却偏偏不谈鬼神,可见那时候鬼神还是横行的,只是封建士大夫们已不屑一谈罢了)。
    这也许不是中国神话产生和发展过程中的全部特点,但是至少是一个特定的前提。这也就决定了中国神话产生和发展过程必然要丢掉什么,剩下什么。在中国的神话中有若干个系统,例如帝俊系统、神农系统、炎帝系统(我们现在通常把炎帝和神农归为一个系统)、黄帝系统、颛顼系统、尧、舜、禹系统、蚩尤系统等等,这些系统都自成系统,并没有形成一个大的神话系统。秦统一中国之后,历史已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已经不再是神话产生和发展的时代,而恰恰是一个整饬历史的时代,那么神话就必须退出历史的文化舞台,代之而起一本正经的历史观念的整合,就是传说,也是是非分明、三纲五常的历史传说了,即使是神话,也多了寓言的色彩。“炎帝于火而死为灶,禹劳天下而死为社,后稷做稼穑而死为稷,羿除天下之害而死为宗布。此鬼神之所以立。”这也就是说鬼神社会化、伦理化、历史化了。恩格斯曾经说虽然希腊人从神话中求证出他们的氏族,但是他们的氏族是早于神话就存在着的。是的,希腊人从他们的神话中可以得出他们的氏族生活,但是我们从我们的神话中却不可能或者很少得出我们的氏族生活。例如我们所熟悉的神话人物羿,如果不是专家,我们也许只知道他是一个射日的英雄,对他的日常生活,也就是说做为一个常人的生活,我们几乎一无所知。即便是鲁迅先生,也把他写做一个孤独而超世的英雄(当然这不是鲁迅先生的错,是他自己对神话人物的一种理解)。倒是屈原的《天问》,做为诗歌,写出了其中的一些事情,像与河伯争妻,射杀封豨,英雄不脱常人情理,让人更可信。看来,英雄不食人间烟火,并非自革命样板戏始,从神话里就是这个样子了。


betway体育下载神话:文明的源头 

  我们来看betway体育下载神话。
   betway体育下载地区是典型的内陆地区。那么它的神话的产生,就一定受到这种地形的限制。精卫填海、后羿射日、女娲补天、愚公移山四大神话,囊括这个地区生活的四大主要地理因素———天、日、水、山。关于火的神话不在此列,看来这些神话产生的较晚。例如炎帝的神话传说,说他是烈山氏一族,那么他到过betway体育下载地区的时候,火的应用应该不是一个问题了。所以关于火的神话也就不会在这个时代这个地区产生。在那样的时代里,没有什么东西比这些东西对人的生活会起更重要的作用。它们是四条绳索,束缚着人的手脚;但也是四道灵光,激发着人的想象。面对着这样的自然因素,那么与这样自然因素相对立的英雄也就应运而生了。
    从世界神话体系来看,每一个自然因素都会相应地产生一个神,例如太阳神,月神,风神,水神,诸如此类。同时,也会相应地产生一个与之对立的非神人物。例如羿,他可以独立成为一个神,但也可以成为太阳神的对立面。当太阳神成为一个害神的时候,他就是一个为民除害的人。如果不是天出十日,禾苗焦枯,羿射九日就毫无意义。那么这个英雄就不会存在。有趣的是,射日英雄并非汉族独有,我国几乎所有的少数民族神话里都有这样一个英雄。蒙古族的射日英雄乌恩,竟然射了十二个太阳,比羿更多几分英雄气概。有专家考证,射日神话最先起源于南方各民族,与南方的炎热有关。但射日英雄,在中国,也并不是羿一个人身上的光环。有的书记载的是尧射九日,似乎是后来才是羿射九日。说中国神话的零乱也许就在这里,一会儿尧射九日,一会儿是羿射九日,一会儿是尧命羿射九日。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到我们的神话是怎么被文人士大夫们为了服务于政治伦理对神话的历史化传续。不过落实到betway体育下载大地上的毕竟是羿射九日,而且有三嵕山为证。放在世界神话体系里来考察,射日英雄却是中国神话里所独有的。希腊神话里的赫拉克里斯只是动过这么一个念头,就引起了阿波罗的惊恐。
女娲不仅是人类的始祖,而且还是一个除百害的英雄,补天的业绩还只是其中之一。
    看《淮南子·览冥训》里那一段记载,女娲简直就是一全能的救世主,几乎所有的灾难全让她一个人收拾了。由于她的功绩太多,所以留下来的遗迹也就不只一处,造人和补天的遗迹遍地都有。这并不一定就是这些业绩的发生地,而是后人对她的一种纪念或者祭奠。有人考证过betway体育下载地区女娲补天的真实性,说由于这里的人们古时候住的是黄土窑洞,窑洞坍塌是常有的事,于是把补窑洞这样的事演化成补天。但也有的学者专家考证说补天是确有其事的,天确实也坍塌过。一个神话从生成到完成,有一个过程,它的最后完成地,也就成为他的生成地。例如希腊神话并不是完全产生在希腊,但是究竟是在希腊完成它的体系。女娲补天的神话也许经过了一个从人到神,再由神到人的这么一个过程,或者是相反。
    精卫填海是中国神话体系里很少明确地指明发生地的一个神话,而且betway体育下载是惟一的发生地。这让它有着无可怀疑的确定性。一是它的发生地;二是它的事件。死而化鸟的传说,在中国的神话传说里可以说比比皆是。像布谷鸟、杜鹃等等。它的神话意义在于它的填海。从发鸠山的位置看,漳河流域正好是在它的东边,说是东海也正常。有趣的是它与炎帝连在了一起,一方面增加了炎帝神话的可信性;另一方面也增加了精卫鸟神话的可信性。人类历史上曾经有过大洪水时代,这已是不可怀疑的事实了。神话中“洪水遗民,人类再造”的事,好多民族都有。那么治水英雄也就应运而生,同时水怪,水神也就应运而生。中国神话里的共工,既是水神,也是治水英雄,同时也是一个恶神。他那一头撞得真是后患无穷,直到现在还是地不周载,没有水可以从东南流向西北。精卫是一个充分人性化的神话形象。即使是神话反映出漳河流域的水害,但她填海的举动本身,是她个人的满腔悲愤,似乎与她身边的百姓无关。这是一个少有的个人化的神话。它消去了一个共同化的背景,强化了个人的悲剧。应该说,这是最和希腊神话精神靠近的一个神话。
    愚公移山,是世界神话体系中少有的移山神话。山,在自然界不过是一块石头或一个土丘而已。但在人类,却是一个重负。飞鸟不得过,何况人乎?负山而行,已是英雄。被压在山下,就算是天大的冤屈。孙猴子从石头缝里蹦出来,却又被压在山下。一压五百年,罪也算受够了。二郎神担山追日,结果他没想到,把鞋里的土倒了一下,反倒又成了两座山。担山之人,无意中又造了山,可见山是人类躲不开的一个东西。就神话而言,这是一个最完整的神话,也是一个人话和神话最完整的结合。原文不必引了,人所共知。有趣的是这几句话:“操蛇之神闻之,惧其不已也,命夸娥氏二子,负二山,一厝朔东,一厝雍南。”从此天堑变通途。神闻之且“惧其不已”,而且神最后完成了愚公的心中之想,可见神已屈于人之下。而这神话文字本身,文学意味已经很浓,“杂然相许”,“北山愚公长息曰”,显然已经过了文人的加工。而“愚公”这个名字本身就已经有了很浓厚的文化色彩。
    正如前所说过的中国神话传说的特点,betway体育下载神话同样有着这些特点。就这四大神话传说而言,它们彼此是独立的,没有横的关系。虽然它们各自是完整的,甚至完全可以形成几个大的神话系统。在民间许许多多的神话传说中,也很少有由它们派生出来的。还有关于炎帝的传说,那也是充分历史化了的。
希腊神话奠定了希腊文化精神的基础。希腊文明的每一步发展都离不开她的神话的孕养。但中国几千年来的文明,却与神话的联系不是很紧密。在哲学家里,除了庄子还有点神话精神之外,别的大都是一些一本正经的主儿。神话里的浪漫精神和激情一到了哲学家和文人学者那里就受到压抑。所谓“子不语怪、力、乱、神”,即是也。当然在文学作品里,我们还是可以看到一以贯之的神话精神,但是在我们国度里,文学对人们的生活的影响力是非常有限的。它不像古希腊文明那样,首先是神话精神渗透到文学,而又深入到渗透到哲学里,因此它才成为希腊文明的基础。我们总感觉中国古代文明好像一夜之间兴起来,而一兴起来就是那么成熟,仿佛一个人一生下来就说的是大人话,婴幼儿时期的呓语、梦想、童趣全没有。事已至此,我们当然不能怪古人了。
    我们现在发掘整理这些神话,其实也是找寻一个文明的源头。在世界神话的华丽大殿里,我们的神话就像是几颗耀眼的明珠,也足以照耀我们的心灵和我们文明的原野,让我们往前走的步子不致于错了方向,而让我们的精神更加充实丰满。

(来源:betway体育下载新闻网
 
 
 
分享到:
 
      上一篇: 根扎田园的不朽艺术
 
 
 
新闻中心:
 
 
 
 
山西· betway体育下载区融媒体中心主办 网站备案号:晋ICP备12008552号 山西中联科创科技有限公司 支持
CopyRight 2013 betway体育下载区全媒体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关键字: